“五连降”后,油价又要涨?燃油车主:已经没啥感觉了

“五连降”后,油价又要涨?燃油车主:已经没啥感觉了

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余思毅

油价又要涨了?

按照成品油调价规则,新一轮的国内油价调整将于9月6日24时正式开启。本次调价周期内,国际原油价格先升后跌。

8月24日~29日,WTI原油连续从93.77美元上探到97美元,布伦特原油连续从99.1美元上探至105.48美元;8月30日~9月2日,WTI原油连续97.63美元下探到86.01美元,布油连续从103.48美元下跌到92.65美元。

据卓创资讯9月2日计算,最近8个工作日的原油变化率为5.76%,如果随后两个交易日国际油价不发生暴跌,预计国内成品油价又将上调。业内预测累计上涨幅度为230元/吨,折算上调为0.18-0.20元/升,加满50升将要多花9-10元。

当听说油价可能再次上涨,车主陈先生对时代财经说道,估计又是涨多跌少,都涨麻木了,没有办法,“除非涨的很厉害,我才不开车,不然的话,涨涨跌跌都要开车,就得忍着这个油价。”

今年以来,成品油调价呈现“十涨六跌”格局。若本次上涨,成品油价格将止步“五连跌”。

“展望今年原油价格的后续走势,预计趋势性下跌的过程比较曲折,大概率维持抵抗式下跌行情,油价在100美元/桶下方将成为主流趋势。”9月2日,卓创资讯原油分析师桑潇对时代财经分析,宏观方面来看,美联储持续加息,引发的经济衰退与需求削减风险持续存在,叠加美元走强、股债市疲弱的情况,将进一步对油市形成下行压制。

结合最近行情的影响因素,市场普遍认为,俄乌冲突对石油的影响已经过去。但相对于国际油价的跌幅,国内成品油价的相对较小。

“主要与国内油价调价机制以及原油变化率的计算方法有关。”对此,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高新伟9月2日对时代财经表示,不存在易涨难跌的情况。

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、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财经进一步指出,这种方式导致国内油价与国际原油价格存在较大的时滞效应,也就难以实现等比例回落。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展望四季度,国际油价或震荡下行

“本轮周期内,原油价格走势的特点是波动性较大,幅度高达10美元/桶。”桑潇指出,主要是由于地缘政治事件对油价的影响。

上半段时间,伊核谈判引发供应增加的预期,沙特等产油国将在必要时减产救市的言论,对油市形成明显支撑。此外,伊拉克、利比亚局势动荡以及美国原油库存继续下降也带来一定利好,原油价格接连上涨,布伦特油价从100美元/桶跃至105美元/桶上方。

“后期,欧美多国经济数据下滑,加重了货币紧缩政策引发的经济衰退与能源需求削减的担忧情绪,油市明显承压。”桑潇称,这一宏观因素导致原油价格连续三日下滑、回吐且超过此前涨幅,WTI油价重回90美元/桶下方。

当前油价连续第三个月下跌,为两年多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月度连跌,市场担心货币政策收紧和经济放缓将影响原油需求。

展望9月份,北京福盛德咨询宏观经济研究员冯默涵9月2日对时代财经分析,全球经济衰退预期加剧,能源需求在下降。在杰克逊霍尔年会后,主要央行表态鹰派十足。

其中,欧央行多位管委表示,9月加息至少50基点甚至75基点的幅度;美联储观察也显示,9月美联储加息75基点的概率已反超50基点。“在连续几次加息后,再次大幅加息,经济放缓已不可避免,原油需求面走弱是肯定的。”冯默涵解释道。

冯默涵还注意到,在供给方面,产油国也根据需求进行了调整。8月22日,沙特能源大臣表示,极端波动和流动性缺乏意味着期货市场与基本面越来越脱节,这可能要求欧佩克在9月5日开会时收紧生产,短期内,石油供给收紧给油价带来了上行动力。从中长期来看,原油的供应也是在收紧的,由于油田投资不足,以及西方对伊朗、委内瑞拉和俄罗斯的各种制裁,许多OPEC+产油国缺乏提高产量的能力。

“综合供需双向影响,如果超预期加息会拖累油价下行。产油国对油价的干预也带来明显的不确定性。”冯默涵称。

不过桑潇注意到,不排除像美国飓风造成的阶段性供应削减,以及地缘政治风险因素影响下欧洲能源紧俏的情况,这些突发性特殊事件也存在推动油价高位、高波动的可能性。

不存在成品油价易涨难跌的问题

综合近期影响油价的因素以及展望油价走势,俄乌冲突作为影响因素的已经弱化。

冯默涵对时代财经指出,俄乌冲突更多是事件性的,短期内会影响市场情绪。“事件逐步稳定后,大家发现对原油的供给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,所以,冲突事件影响已经淡化,油价转向供需基本面。”

回顾今年2月下旬,俄乌冲突下市场情绪的恐慌迅速推高了油价,WTI原油价格在3月最高冲至130美元以上,布油价格最高涨至139.13美元。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下调,国内成品油价格也回落,但幅度相对较小。

高新伟对时代财经分析,原油价格在“地板价”40美元以及“天花板”130美元之间,是按照一定的公式进行计算来调整的,不存在抑制或易涨难跌的问题。高新伟进一步指出,造成油价看起来“易涨难跌”是由于计算方式的缘故。

据卓创资讯的计算方法,“原油移动变化率”其计算方式为:第一步,根据迪拜、布伦特、辛塔三种原油每天的价格计算一个平均价;第二步,根据三地原油平均价计算移动平均价。移动平均价是财务统计学的算法,即以10天为周期,每10天算一个平均价格,按日期移动;第三步,用三地原油移动平均价算变化率。

“国际油价上涨时,是由低处向高处上涨的,因此低处的平均值要算进去。下跌时,即便从高处跌到同一个值的,但在算平均值时,高位的价格也要算进去,这样算下来,油价就偏高。”高新伟解释。

高新伟给时代财经举个了例子,在上升过程中,第一周是60美元,第二周是70美元,第三周是80美元,算出的平均值是70美元。在下跌过程中,第一周是100美元,第二周是90美元,第三周是80美元,算出的平均值是90美元。过去国际油价80美元,成品油执行的是70美元;现在国际油价也是80美元,国内却执行90美元的价格,在外界看来, 易涨难跌,其实是算法导致的。

“即便国际原油都是上涨中与下跌时都是80美元,执行的成品油价格也是不同的。”高新伟说道。

“国内成品油价看起来‘涨易跌难’,还与调价周期为10个工作日做一个调整,因此存在滞后性有关。”柏文喜补充道。

尽管存在一定的滞后,但总体会回落。冯默涵指出,以2021年12月31日为基期,2022年8月31日,OPEC一揽子原油价格上涨30%,同一时间段内,北京中石油92#京VI的经销价上涨了22%,所以,尽管感受上涨易下跌难的情况,但是从数据上看,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涨跌幅度,总体还是匹配的。

此条目发表在万搏体育欧洲杯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